李不太白

当前位置/ 首页/ 名人说/李不太白/ 正文

这个世界的剧本是属于贵圈的,能改写它的只有愤青

 

只要是野生的河流,就一定有淤泥;只要是人组成的社会,就一定有贵圈。

贵圈操弄着社会的剧本,正如淤泥决定着河水的流速。

能冲决淤泥的只有瀑布激流,而能收拾贵圈的只有燃烧的愤青。

一、

公元前230年,20岁的张良心就燃烧着。

那一年秦王嬴政的大军突然南下渡过黄河,以闪电之势拿下韩国首都新郑,俘获了韩王,占领了韩国全境。

灭韩是秦统一天下的第一步,也是点燃张良的第一步。

秦王灭韩与张良变愤青有什么关系呢?这就好比土地是农民的命,山林是猎户的命,韩,就是张良的命。张良祖辈以相韩为业,祖父、父亲做过五代韩王的宰相,张良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以如何做一个光荣的韩国宰相为目标的。

但秦王断了他的光荣。

征地而不赔偿,农民就会跟你拼命;封山而禁绝狩猎,猎户就会打你黑枪。秦王灭韩,不但让张良的宰相梦碎,同时也是对张良祖父、父亲工作的羞辱,那会怎样呢?

于是张良拔出黑枪,就去跟秦王拼命。

二、

其实要改写命运剧本的不只是张良。再往前50多年,有一个叫范雎的人也在寻找丢掉的尊严。

当时,作为门客的范雎,跟随魏国中大夫须贾出使齐国。谁知道只是个小小配角的范雎,却因为才华闪闪发光而得到齐襄王黄金、牛肉与美酒的私下打赏。虽然范雎一再推辞不敢接受,但此行的主角须贾却因此一口咬定范雎心怀不轨,回国就向宰相魏齐打小报告说范雎出卖了魏国机密。

身为一国最高行政长官的魏齐,不调查实际情况就立即下令鞭笞范雎,直到打得范雎的肋骨折断、牙齿脱落仍不放过,又命人用竹席卷起范雎、扔到厕所,须贾与其他喝醉的客人轮流对他撒尿。

范雎最后靠着装死、说动守卫才逃过一命。

蒙受无妄之灾的范雎逃出生天后,决心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。

三、

如果再往后数2100多年的话,还有一位姓谭的青年也对贵圈的剧本说不。

其时战争结束不久,“天朝上国”的大清输给了一向看不起的倭寇,巨额的赔款,割地的耻辱,深深刺激了谭青年,他悲怆地赋诗道:“世间无处抵春愁,合向苍冥一哭休。四万万人齐下泪,天涯何处是神州?”

谭青年于是就跟着大哥二哥搞变法。不幸的是,贵圈老人不同意,认为他们这是瞎搞,得正法。

康大哥一听就吓跑了,梁二哥也觉得要留着青山在,于是也跟着跑了。

谭青年说,我没有瞎搞,我为什么要跑呢?国家都快亡了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?正法就正法。只有我正法了,才能唤醒更多的人来正法这个做着残梦的世界。

于是他放弃了出逃海外的船票,婉谢了同党友人劝走的忠告,回绝了侠客“大刀王五”的营救行动。

然后这位33岁的大好青年就被正法了。

四、

谭青年本是个二代。他的父亲是湖北巡抚,一度兼署湖广总督。巡抚相当于今天的省长,湖广总督即总管湖南、湖北两省。

但自小习武的谭青年十分不屑科举八股,反而对近代西方的物理、化学、地理、生物发生了浓厚兴趣,13岁时就赋诗道“唯将侠气留天地,别有狂名自古今”,19岁时已游历了中国大部分的边陲与腹地,足迹遍布陕甘东西、大江南北, 结交多位草莽侠客。

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二代,不是带着香车嫩模四处得瑟,却偏有如此英雄气概?当时就有一批青年给伏地跪拜了,他们再也睡不着了,血液燃烧了。

在这些青年中,有为他悲怆痛哭的好友唐才常、学生林圭,两年后他们组兵起义,失败被杀;有辛亥著名志士陈天华、邹容——陈天华在其唤醒无数人的《猛回头》一书中称谭青年是“轰轰烈烈的大豪杰”;邹容求学时就将谭青年的遗像带在身边,题诗说因为谭君的缘故,后来者不要灰心啊,他的《革命军》一书激发了无数青年的斗志,而邹容本人也年仅20岁就慷慨就义了,孙中山尊之为“大将军”。

在伏拜的谭青年人群中,还有两个人,一个姓杨,一个姓李。这个姓杨的就去教书育人,那个姓李的就去行动。育人的杨,行动的李,又合力熏陶出一个姓毛的人。

这个姓毛的这个人受了杨李二人熏陶之后,就集杨李两人的所长,一边搞行动,一边像老师一样教育群众,最后终于实现了当初谭青年改天换地的目标。

这三个人其实你也熟的,姓杨的叫杨昌济,姓李的叫李大钊,姓毛的叫毛润之。

而那位谭青年,正如你所知,他叫谭嗣同。

五、

与谭嗣同的慷慨任侠相反,张良实在是一个文弱的人,不但容貌长得像女子,而且还经常生病。

这样一个人去找秦始皇拼命,别说改写剧本了,恐怕与送死也没什么区别吧?

事实证明,勇气、胆识与身体强弱无关。

张良先是策划了一个“斩首行动”。他的计划是这样的:打造了一个120斤的大铁锤,觅得一个超级特工,然后向扔链球一样对准秦始皇砸去。他计划实施得几乎就接近成功了,可惜博浪沙刺秦一战,砸死的是秦始皇副车中的替身。

打黑枪不成,就剩下拼命一途可走了。

于是张良就组建了一支军队反秦,虽然只有百余人,显得很寒酸,但等到张良带着他们加入刘邦、项羽的队伍中后,最后终究还是实现了夙愿,灭秦成功。

张良一度在项羽的分封下,以韩的王室后裔为王,复国成功,担任韩的宰相。只是等到后来项羽先后杀了楚怀王、韩王成,张良相韩愿望落空后,才协助刘邦赢得了三年楚汉战争,创建立了大汉王朝。

六、

范雎改写的贵圈剧本,又是另外一番情景。

它不及张良、谭嗣同那样波澜壮阔,却有着个人之间的惊心动魄。

范雎先是改名换姓隐居起来,后来又说服来魏的秦国使者,乔装打扮混在车队里逃到了秦国。一年后与秦王一交流,才华就外溢了,随即被拜为客卿,不久又做了秦国丞相,封为应侯。

在外交上,范雎为秦昭王提出了“远交近攻”的战略思想,又设计瓦解了六国围秦的合纵盟约;军事上,谋划推动敌国赵国以“纸上谈兵”的赵括代替廉颇,使得秦在长平之战中一举重创赵国,令赵国从此一蹶不振,为秦削弱了统一路上的最强劲的对手;内政上,推动秦昭王实施了削弱权贵专权、加强王权的有效措施。

秦昭王将范雎比喻成秦国的周公、管仲,那是夸张了。但商鞅之后,范雎也确实是秦国数一数二的人物了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物,曾经平白无故地差点被贵圈折辱死在厕所里。

所以当范雎要通过秦相这个平台找回他丢掉的尊严时,那些指责他不够宽容的后人其实并不能真的理解范雎内心的悲怆。

等到当初迫害他的须贾出使秦时,范雎就假扮成落魄的车夫去恶心须贾,好在须贾良心发现,见到故人沦落到如此天地,不禁怜悯起来,赠给范雎一个袍子让他穿上。这个善意并未使须贾免于蒙羞,但却救了他一命。

范雎对须贾说,回去告诉魏王,把当初摧残我的那个魏齐的人头拿来,不然血洗大梁。魏齐闻讯逃到赵国藏匿起来,但最后还是在秦昭王的胁迫下自杀了。

范雎又散尽家财报答了那些曾帮过他的、如今处境又不好的人们;并向秦王举荐助他逃难的恩人、提携他的友人——虽然这种公私不分的做法埋下了隐患。

但范雎,终究不失为一条恩怨分明、不忘初心的好汉。

七、

平等、公正、尊严是人类社会趋向的理想。但古往今来历史证明,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公正。相对于生而平等的追求,不平等是永恒存在的。

在这个不总是平等的尘世之中,一个人生而为人的尊严,是不可能从总是委曲求全的步步退让中得来的。

有时候,法律也有无能为力的痛点。我们也要学会依靠自己去清洗贵圈扑来的污泥。

假如有人骑在你头上拉屎,你就不能不回应,是“流血五步、伏尸二人”也好,是叫他“天下缟素”也好,你必须像唐雎不辱使命一样,拔剑而起。

若面对有缘有故的伤害也不敢回击,就一定会再次遭受无缘无故的伤害。

如果你命运多舛,上天总是给你黑色的剧本,那你一定要有勇气说“去你娘的”。

你要相信人生的转机就在这句话中。

八、

延伸开来说,一个社会里,若善良者连起码的个人尊严都没有勇气去捍卫,又从哪里能生长出来一个民族的尊严呢?

这与好勇斗狠无关。

张宏杰教授曾经引述《南京大屠杀资料集》中一个日本兵的回忆,说日本指挥部在处死中国俘虏时曾经日夜提心吊胆,因为由于兵力分散,日军常以一两百人小分队屠杀成千上万的俘虏,他们担心这些俘虏一旦反抗,即使手无寸铁,也足以将日本小分队杀得片甲不留——但这种情况从没发生过。

这种记录,在满清入关后,在多尔衮铁骑南下的沿途中,也曾经不止一次发生过。

但这种记录,先秦的社会却从来没有过。

对重义轻身、品格清澈的先秦的中国人来说,这种荒唐的事情是不可想象的。

在这个激变的世界里,时代日新月异,但是身为大历史里的中国人,我们也必须在豪宅与衣香鬓影之外,清楚地知道什么东西才是尊贵的,什么东西才是廉价的。

这个世界从不缺会装会演的贵圈,但真正敢于行动的愤青却难得一见。

而一个没有敢作敢为的真愤青的社会,不是被阉割了,就是物化了。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