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不太白

当前位置/ 首页/ 名人说/李不太白/ 正文

1933聆听民国,2017聆听你。

 

1932年,中国东三省沦陷。

“一·二八”淞沪抗战爆发。蒋介石第四次对红军进行围剿。《国联调查团报告书》“承认日本在满洲利益”。

国人陷入激愤悲观之中。

1932年11月1日,上海《东方杂志》进行了一次征求“新年的梦想”活动,向全国各界人士发出征稿函约400份。

主编胡愈之在信中说:“在这昏黑的年头,莫说东北三千万人民,在帝国主义的枪刺下活受罪,便是我们整个国家、整个民族也都沦陷在这苦海之中……我们诅咒今日,我们却还有明日。假如白天的现实生活是紧张而闷气的,在这漫长的冬夜里,我们至少还可以做一两个甜蜜的、舒适的梦。梦是我们所有的神圣权利啊。”

征求的问题是:

一、先生梦想未来中国是怎样(请描写一个轮廓或叙述未来中国的方面)?

二、先生个人生活中有什么梦想(这梦想当然不一定是能实现的)?

活动反响热烈,最终140余位国人发表了244个期望。其中包括林语堂、胡适、柳亚子、徐悲鸿、郑振铎、巴金、茅盾、俞平伯、郁达夫、邹韬奋、顾颉刚、章乃器、周作人、杨杏佛、夏丏尊、叶圣陶等大批名流以及许多普通民众。

—— 摘录自《1933聆听民国》

1933年

那些时代,那些人,那些记录。

对国家的期待

我梦想着未来的中国,政府不守无抵抗主义,也不向国际联盟求救。 /彭芳草 《读书》杂志特约撰述员

第一,没有人吸鸦片,吞红丸。这是最重要的事。这种嗜好延长下去非灭不可……第四,知识分子肯到民间去,使全国民众都能受到教育,不要只管自己享乐,也不要只管喊口号。/顾颉刚燕京大学教授

在这漫长的冬夜里,我只感到冷,觉得饿,我只听见许多许多人的哭声。这些只能够使我做噩梦。/巴金 小说家

全国里到处在组织着、训练着生活的队伍。整个的队伍有一定的步伐,可不只是东一点西一滴,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。队伍向前进,不断地;跟不上,不受限,去他们的。前头有阻挡的,两边有拉扯的,飞起脚,撇开手!阵势,自然不能十二分整齐,但这时候也不会乱。这个梦实现之前,其实还有一个乱梦。/朱自清清华大学教授

这个中国是太老、太旧、太腐败了。要大家有饭吃,有衣服穿,有房子住,有路可走。我们不要像甘肃一带人民一样,吃草皮树根,十六七岁的大姑娘还没有裤子穿便好。——这个简单的梦,也不知哪一年可以实现。/章衣萍 新世纪函授学社社长

我梦想中的未来中国首要之条件便是:人人能有机会坐在抽水马桶上大便。/ 周谷城 暨南大学教授

从前,的确也曾投身武汉国民政府,也曾亲眼看见一个不贪污、不爱钱、不骗人、不说空话的政府。到如今,南柯一梦,仍是南柯一梦。其后,人家又一次革命,我又一次热心,又在做梦,不过此时的梦,连梦遂也不敢做了… 人民不必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乐业的干净土。/林语堂 《论语》半月刊编辑

个个人有饭吃,个个人有工作做。/叶圣陶 《中学生》杂志编辑

内争的勇敢毅力,转用来对外。文官不贪钱,妇女管理家务,崇尚勤俭,振兴国货。/ 罗文干 外交部长

对个人的畅想

我?我……梦想卖东西的不讨虚价。/ 孙福熙 国立艺术学院教授

我的梦想生活是一年中八月劳动,四月游历,玩尽天下名山大川,阅尽人间乐园苦境。 / 李权时 复旦大学商学院院长

我只想成一个古代的人所梦想过的仙人,可以不吃饭,不穿衣,不住房屋,不要女人。因为仙人是可以不受到实际生活的压迫的。/ 郁达夫 小说家

在个人无幸福可言的当儿,我只有以能为国奋斗、谋民族的路为唯一的幸福生活。其次,在内地设一工读二级中学。/ 江学淹 读者

少病,少生气,多工作,多玩。/ 洪业 燕京大学教授

能戒酒,能涵养,无疾病,勿懒惰,一直到死的一天,永远做太平盛世的国民。/ 罗文干 外交部长

一希望大家有饭吃,二我也是藉动手以生活的一个。/ 滕白也 燕京大学教授

谈到我个人,更无所谓。知识是我的老天爷,艺术是我的老天娘娘,生命何必是快乐的,只求有趣而已,希望家中的小白女猫生两三个小小白猫,有趣,有趣!其余的,似乎没有什么有可说的,完了。/ 老舍 小说家

我个人生活中有两个梦想,照理是一定能够实现的,然而我至今尚未实现。这两个就是:一、我希望我的神经衰弱病不再增剧;二、我希望每天运动半小时。/ 茅盾 小说家

假使梦想就是希望,我总希望着我个人的工作能助长人类的进化;而我个人的生活不违反这样工作的志趣。/ 陈翰笙 社会科学研究所主任

我只想做一个略具知识的自耕农。我最酷爱田园生活。/ 俞寰澄 银行家

倘使恋爱的目的是结婚,那么我还是一个单身男子,受了20世纪都市生活的熏陶垂二十多年了,自然也想谈谈恋爱。可是在这拜金主义盛行着的社会里,凡事非钱莫举,恋爱当然也不能例外……我系一介穷士,家徒四壁,谈起恋爱来,似很容易碰壁。所以我对于个人生活中的梦想是要有一个我所想爱的女子,能离开了经济条件来爱我。/ 娄立斋 大学生

不做一件为自己吃饭而做的事,而因做事所要吃的饭自然到处有得吃……不做一件为求名求功而做的事,而所做的事往往足以快于己而利于众。/ 朱隐青 上海法学院教授

……

所有愿望都是读书人的吗?

这是没办法的。

要知道,由于1933年的中国,文盲率在90%以上,所以能读报的中国人本来就不多,能读到这份当期报纸的又少之又少。

即使是这样,当时的中国人也积极响应,对时代说出自己的声音。在那昏黑的年代,中国人的想象是如此谦卑而悲怆,表达了对中国未来的期盼。

85年过去了。

今日中国人又有什么愿望呢?

2017,枫叶红遍,这个时代在何处?

现在,让时代聆听你。

让我们一起在这个时代留下新的记忆,在这片大地上长久封存你的足迹。

恭请各界社会贤达、普通中国公民,在本文末、右下角的评论区,写留言✎,发出大时代里你的声音。

1933年,曾经巴金、林语堂、胡适、茅盾、叶圣陶、老舍、徐悲鸿、郁达夫、柳亚子……等中国知识分子发出过的社会公心,今天,2017年,换由你来!

写下以下三个方面:国家,你,身份。

一、您想象的未来中国、社会、世界是怎样的(描述你设想的轮廓)?

二、您对个人生活有什么梦想(当然不一定是能实现的)?

三、您的职业、年龄、性别、姓名(实名、昵称皆可)。

“ 李不太白” 将联合相关单位结集发布,让时代记录下你的留言✎

当然了,这同时也是你记录的:时代。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