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不太白

当前位置/ 首页/ 名人说/李不太白/ 正文

暗黑流言| 论战国七雄与英国脱欧、南海的关系。

 

2016-07-21 大哥传 李不太白

李不太白昨夜做了个春秋大梦。

梦见了2017年高考政治科目的最后一条题。

论述题(分值25分)

本朝太祖毛委员,可能曾经曰过:世界是充满矛盾的,并且是广泛联系的。

根据这一原理,请证明:战国七雄与英国脱欧、南中国海之间的矛盾与联系。

待到醒来一看,窗外烈日炎炎,正值七月流火,李不太白依稀记得在梦里被请去一个地方喝茶,一边挥汗如雨,奋力答题。边上有美女速记员,满脸严肃,笔录如下:

2200多年前,在东方土地上,有一届“征伐世界杯”进入了最后决赛阶段。

从外围淘汰赛中杀入决赛的七支球队,齐秦魏韩楚赵燕,全都是一顶一的高手,个个身怀必杀技,无一好惹。

就像历届决赛一样,参赛队伍一旦入场,只有两条路可走:杀出生天,或坠入深渊。

七国都派出了最杰出的主帅,统率全部精锐,倾巢而出,一决生死。

这场历经250多年的角逐,是人类史上一次最震撼人心的变革、组织、纪律、实力、智谋、意志、毅力的巅峰对决。

起初七国还你来我往,互有攻守。随着赛事的深入,战局逐渐变得清晰简单:超级强国秦一家独大,列强六国合力抵抗。

六国的目标,是建多边世界,反对秦的霸权。

秦的目标,是反过来阻止各国“连横”,组建反秦统一战线。其策略是结交一批,打倒一批,即有名的“远交近攻”。

这下轮到六国矛盾了,在秦的强权面前,是依附呢?攻呢,守呢,还是联合对抗呢?

这届杯赛早已成为往事,历史也已给出答案:秦统一天下,列国之中无论是依附的,还是对抗的,或坚守的,全都无一生还。

两千多年后,同样的考题又摆在了眼前,世界又该如何选择呢?

时间来到21世纪,初叶。

有个名儿很长的国家,叫“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”,昵称英吉利,俗称英国。

英吉利虽已徐娘半老,却一直自忖风韵犹存,遮遮掩掩地在超强国与列国之间玩着暧昧。

它先是半推半就地入了德法阵营,弹弹晚礼服上的几缕飞絮,一副风度翩翩的假正经样,借着侍卫搀扶,登上了马车。

就这样,在各国祝贺声中,德法英组成了传说中的“三驾马车”,领导欧盟向前疾驰。

可在它们的身后,却传来了一阵冷笑。

英吉利打了寒战。

婚约在身的它,不会忘记那个强悍的身影。

那个叫美利坚合众国的家伙,文化没多少,胳膊上却纹着个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的洋名,有钱,有势,拳头硬,向来有理说理,没理耍横,热衷篮下暴扣,台上摆拳,见到胸大的女人就尖声怪叫。

“小法,阿德,你俩先跑着,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。”说着,英吉利掉转马车,转道而去。

这下让德法两国郁闷了。这臭婆娘也太不地道了吧?谈好的事,咋说变就变呢。

可是它们忘了,英吉利爷爷丘吉尔,一个喜欢叼雪茄装贵族的矮胖老头,曾大言不惭的说过:“有必要知道,英国没有永恒的朋友,也没有永恒的敌人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”

英吉利回到家后,左思右想,觉得跟欧盟暧昧这件事,是玩不下去了。但也不好公开决裂,装逼还是要装的,咋办呢?那就那自由跟民主说事吧,动员整个民众,开个大Party,装装样子把事情办了。

办Party总得有个响亮的名字。叫什么呢?就叫“脱欧”全民公投大典吧。

英式冷幽默也紧急行动起来。据路边社的不靠谱报道,有一些投完赞成票的英国公民,一看首相都辞职了,结果特么严重了,连忙拉起邻居的手问,啊,请务必快告诉我,欧盟是什么啊?我们为什么要退出啊?

玩的多有趣啊!可是再热的冷笑话,也掩藏不了一个凉飕飕的事实:法国没公投,德国没公投,西班牙、意大利没公投,为啥就你丫英吉利喜欢热闹呢?

别急,我们绕个弯,去搜罗些诡异的事实。

我们知道,近代工业化的早期高潮,出现在大英帝国。它的一个重要标志,就是制造业的发达,工业体系强弱最终成为各国竞争关键,由此,诞生了众多品牌。

大英帝国的工业产品品牌,应该名气吓死人、数量满天飞对不对?

你看后起之秀法国、德国都那么牛逼,身为先行者的英国,怎么可以不拽呢?

以德国为例,用威虎山老八的话说,九爷尿性!大众、宝马、奔驰、奥迪、保时捷、阿迪达斯、彪马、西门子、博世、安联、施耐德等一群什么八大金刚十三太保,齐刷刷的往那一站,就跟白杨树一样的党卫军似的,光喘口气不说话都能吓尿你。

再看法国,这娘们弱是弱了点儿,但是人家也风骚啊,兰蔻、迪奥、香奈儿、路易威登、古奇、范思哲、标致、雷诺、雪铁龙等牌子,就算香不死你,也让你腿软。

那么大英帝国呢?它们家但凡比较拽的品牌,都卖的卖,嫁的嫁了。

宾利卖给了德国大众,捷豹嫁给了美国福特,后来又被转手甩给了印度公司,罗孚汽车都被中国人手里变成了荣威,还有什么呢?曼联吗?那也成了美国人的玩物了。连古老的太妃糖吉百利,六年前也被美国人收入囊中。

地主家,是没有余粮了。

俗话说 No Zuo No Die,这是不想过了吗?

乡下人,你错了。英吉利是好日子不想过,可那是要过更好的日子,更容易的日子。

简而言之,英国贵妇不想干活了。它要享受不劳而获的生活,用金融立国,把整个国家变身食利阶层。

自二战以来,随着国力衰落,英国的国家战略就调整为“追随策略”,经济上变成了全球金融玩家,基本放弃制造产业,逍遥快活。

就像开赌场放水钱,你懂不懂呢?

开赌场当然得找个老大保护,最好是嚣张彪悍、谁也惹不起的老大,震得住场子啊。

不用说,贵妇找的保护伞,是全球唯一超级强国、同文同种、一海之隔的美国。

所以在外交政策上,英国紧跟美国,亦步亦趋,大哥干啥我干啥。打伊拉克也好,找本拉登也好,制裁伊朗也好,美国大哥一出头,英吉利就赶紧出钱出人出政策,跟上。

大树底下好乘凉,抱着大腿好走路,大哥有了你的强大保护,我就放心吃喝逛街了。

任何事都有代价,这意味这什么呢?

这意味着谁跟老大过不去,我就跟谁过不去;老大不爽的事,我就不舒服。老大像是全球的秦帝国,我就像秦的全球卫星国,坚决围绕中心转,誓死效忠美利坚。

好了,现在老大目标是坐稳全球一哥交椅,凡是敢威胁到交椅的,统统想办法让他消失。

欧盟的出现,威胁到了。

一个统一的欧洲,直接对美国“欧洲保护者”角色形成了挑战。一个统一的货币欧元,就是跟全球货币美元过不去。

那咋整?简单。他统一,就让他分裂嘛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你丫英国还一路跟着德法鬼混,眉来眼去搞啥子欧盟,忘了你是谁的人是吧?扔两块砖头过来你就醒了。

嗯,那我公投,脱欧。

这就是英国脱欧的全部故事,一个没落帝国走在好吃懒惰大路上引发的内心戏。

它将点燃欧洲分裂的引线,而整个欧洲的危机才刚刚开始。

雄心勃勃德国法国,这对欧洲的发动机,苦心孤诣捏合了分散的欧洲,顶住了希腊、西班牙的破产事故,扛住了欧债危机,当欧盟渐成气候时,万没想到,他们没怕神一样的对手,却倒在了一个懒散的没落贵妇的手上。

可这也怨不得别人。

历史上的百年英法战争、近代英德大战,谁让你俩忘了呢?古往今来的英吉利,一直扮演着欧洲“离岸平衡手”的角色。

它的欧洲大陆政策,从来都是“势力均等”。

忘记历史教训的国家,总会在意识淡薄中给自己挖坑。自己挖的坑,也只有含泪跳下了。

七国争雄时,六国联盟分分合合,始终难以一条心,看起来,欧盟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而英国,在食利国策、利益至上心理驱动下,注定是谁强就跟谁走。

一棵风中的墙头草,脱不脱都一个样。

在强秦面前,英国选择的是依附。

中国如何做战略选择呢?

三国时,曹操挥兵百万南下,东吴人心惶惶,大家都主张投降。鲁肃对孙权说,投降后,百官尚可继续为官,你难道还能自保吗?

小鸟可以站在老虎边上看风景,大象却不可以依附任何猛兽。中华文明深厚流长,要低头做人家的二流附庸,也绝非这个文明的本色。

本朝太祖太宗,都懂深明其中道理。

太祖选择的是硬碰硬的对抗。朝鲜战争直接上阵,越南战争暗中扮演后援团。

太宗时,则定下二十字诀:冷静观察、沉着应付、韬光养晦、决不当头、有所作为。选择的是合作加隐忍。

等到今天,要回避现实的挑战已不可能。

美国不喜欢同宗的欧盟走向统一,难道还会喜欢黄皮肤的中国统一吗?

实际上,整个世界,除了自己,美国不希望任何一个统一大国出现,最好其他国家都像老子讲的那样小国寡民。

如果你不小心成了楚韩赵魏那样列强,那美国心里就有你了,就老想着怎么办你事了。

当年美国肢解苏联,肢解南斯拉夫,阻止伊拉克称霸中东,都是一个目的,即消除任何一个统一区域强国的出现或存在。

南斯拉夫被肢解成斯洛文尼亚、克罗地亚、波斯尼亚、马其顿、南联盟后,山姆大叔还不甘心,1998年又找借口发起空袭,进一步把“南联盟”肢解成塞尔维亚、黑山两个小国。

老虎的眼睛里嘛,只允许有兔子、羚羊、斑马,怎么可能坐视雄狮出现而不闻不问呢?

对美国全球利益来说,最好的中国是分裂的中国,就像分裂的欧洲一样,化整为零,失去整体竞争力,从而消解掉挑战美国的能量。

如果中国不甘愿做英国一样的二流附庸国家,不甘愿失去支配自己命运的权利,不甘愿放弃复兴中华的雄心,那么,南海、台海、钓鱼岛、新疆、香港民主民粹、朝鲜半岛,就不会有风平浪静的一天。

凡是可以利用的,山姆大叔都不会放过。

南海的事,不过是一朵浪花而已。

可这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孟子说,“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”。我们这个国家,最大的敌人,永远是自己,什么歌唱盛世之类的靡靡之音,脑满肠肥的自我麻醉,远比外敌危害要大得多。

外有强敌,我们才不敢耽于安乐。

至少一部分有识之士,会忧心忡忡。他们知道,如果没有硬实力自保,就好比一个虚胖的人走入强盗出没的山林,越是吹嘘包裹里的金元宝如何多,越凶险。

应对挑战的唯一之道,是坚忍,坚韧,如同七国争雄时的赵武灵王一样,学习“胡服骑射”,向领先力量学习,向敌人学习,全力发展教育、科技与制造业。

除了自立立人,自达达人,别无他途。

愤怒和义和团式的喊口号是徒劳的,青年人不经思考的盲从是可悲的,迎接挑战从来不是靠一日之功。

一个志气成熟的国家,其国民应该懂得,奋发、秩序、责任,才是真正的力量所在。

你是有热烈的抱负,而有理性的建设。

这才是未来的希望与依靠。

有时你有很多条路可走,你还是会走错了路。

有时只有一种选择,那可能却是最好的。

Never Know-Jack Johnson来自李不太白00:0003:32

所有久候不至的等待,我信你都已理解。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