访谈

当前位置/ 首页/ 访谈/ 正文

【杨澜访谈录】小米董事长雷军:解读中国式创新~

 

原文发表于:2013-12-02 10:24:28

大家好,欢迎收看《杨澜访谈录》,本节目是由华晨汽车独家赞助播映的。随着11月11号成为中国网民网购的狂欢节,2013的“双11”见证了网上的成交额突破350亿元人民币的历史记录。

其中在手机单品的销售排行榜上,占据前四名的,都是小米手机,这也让它成为最受人瞩目的国产手机,一时风头无二。而它的创始人雷军,也可谓春风得意,踌躇满志。

但是同样是在2013年,我们也看到了曾经称霸世界手机市场的诺基亚被收购的命运。和曾经占据美国手机半壁江山的黑莓,屡屡陷入困境。在这个快节奏高竞争,适者生存的手机市场中,雷军和他的小米手机,究竟能够笑多久呢?

杨澜:雷军首先恭喜你啊,在“双11”的这个在淘宝上的表现,所有的单品当中,前四位都是小米小米小米小米,非常的恭喜。你有没有预计到有这样一个惊人的表现?

雷军:小米目前的销售模式呢,就是每星期开放一次,就是每周礼拜二中午12点,开始开放销售,所有其实很多星期我们都是每个星期卖个三四十万台手机,这样的销售对我们来说,是习同寻常的,只是我们配合了一下,淘宝的“双11”,在大家的目前干了一次,大家才觉得,哇,你们怎么这么厉害!

杨澜:所以你在那笑得合不拢嘴了吧?

雷军:我觉得算是一个比较公开透明的小米销售。

杨澜:智能手机这样一个领域,淘汰速度之快是非常惊人,竞争之残酷也是非常的惊人。所以有人就会问,雷军和小米能走多远,这红旗能打多久?

雷军:其实我们做手机到今天为止,24个月,两年多一点点,刚开始上市我们就卖得非常好,很多人就问这真的假的?这两年已经没人问我真的假的了,接着的问题是,这红旗能打多久?可不可持续?说诺基亚遇到困难,摩托罗拉遇到困难,这个黑莓也遇到困难,你们小米是不是 也活不了太久?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,如果你了解小米,就知道小米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,不是一家手机公司,可能它更多的像一家互联网公司。它这种积累,和这种模式,我觉得如果坚持下去的话,我相信是可持续的。

杨澜:您怎么样来分析这个势对你的成功所带来的影响?

雷军:我参与创办的第一家公司呢,金山软件,这个是1988年创办的,所以呢,在IT行业呢,算是爷爷级的公司了,就是25年历史,我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?是当互联网来的时候呢,大家都觉得我们落伍了,都觉得我们边缘化了,被淘汰了,你看我们1988年创办的,今天腾讯也好,百度也好,阿里巴巴也好,基本上是199年前后,比我们晚了10年以上。可是当你发现你严重落后的时候,你其实心里会失衡,你在想一个问题是,你刚开始想的问题是什么?说我们不够聪明,说马云比你聪明一万倍,说 我不够勤奋,我能不能,是吧,可是马云也没我勤奋啊,人家好像每天都在云游四方,我们每天都要忙7乘24小时,反正找了很多问题,最后发现真正的问题在哪里呢?真正的问题是,我们没有顺势而为,我们没有把事情做到点上。所以呢,我真正想通这个道理呢,是2004年,我想通了以后,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我怎么能赢在未来10年?所以在05年,我就想明白了,这个移动互联网是未来。可是移动互联网我不懂啊,所以我开始就投了一些年轻人去做移动互联网,跟他们一起摸索,一起探讨。在做移动互联网的过程之中呢,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,就是移动互联网要做好,跟手机终端非常相关。其实这中间又穿插一件事情,是07年苹果公司出了IPHONE,这就触发了你对整个事情的观点,觉得我们还是很勤奋,我们原来都勤奋成劳模了,你想想!

杨澜:那从一个个人的价值的角度,你觉得你还希望借这件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吗,你还有这个需要吗?

雷军:额,讲实话。。。

杨澜:你要证明你不比马云笨?!

雷军:没有,这个当然马云是强大的不得了,是我们中国新一代企业家里面最成功的人了,我其实在做金山的时候,是挺失落的,但是我做了几年天使投资人以后,在投了很多公司以后,我应该对互联网的理解,和自信,应该是足够了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所以在做小米之前,虽然那么大的压力,但是不瞒你说,我是抱着必胜的信念来的。

片花:雷军曾说,要用互联网思维来做手机,那么究竟什么是互联网思维呢?雷军将其总结为七个字:极致、专注、口碑、快。

雷军:极致这个事情呢,大家听起来很容易,其实做起来很难,做起来非常的难。首先,什么东西叫极致?我们关于这个极致的讨论挺多的,讨论到后来,我一个同事就讲,极致就是要把自己逼疯,就是到你自己都疯狂了,然后你觉得,我的能力就这样了,我觉得这是极致的境界。好,怎么做到极致呢?就是你要专注,你只有少做一点事情,你才有机会比别人做的好。

杨澜:嗯!

雷军:所以为什么我们强调单一型号,强调每个东西把它做好,我跟您举一例子。别人家做电视,一年做一百款型号,光47寸就给你搞15个型号,这100个型号,你想怎么可能下功夫呢?他老板真的看过他做的每一款产品吗?

杨澜:但是他可能认为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,我47款总有一款适合你,是吧?

雷军:这也是一种生意模式。

杨澜:嗯,这也是一种生意模式!

雷军:但是回过来讲,它一定没有只做一款的人做得好,为什么?因为我们整个公司,好几千人只做一款电视,每个人都在提意见,每个人都在琢磨。

杨澜:在这个过程当中,会不会受到一种诱惑,因为有的时候,如果转换一些型号,或者变出更多的花样,其实是很能满足一个人的创作欲望的,是吧?

雷军:我们每天都在跟贪婪做斗争!

杨澜:这个贪婪包括创新的贪婪?

雷军:各种各样的贪婪。这个其实只做一款产品,是非常非常难的一件事情,因为再做一款产品,是很容易的,是看起来很容易的,但是它的综合成本非常高。包括诺基亚,包括摩托罗拉,他们遇到困难,就是因为他们型号太多,这肯定是一个核心问题,

杨澜:其实说到这个口碑的营销,要让客户真的觉得你好,互联网时代是这样,如果你不超过他预期一些,他根本不会给你一个好评的,对吧?

雷军:是。

杨澜:他就不说话了。你比如说能不能举一个例子,从某一个部件,或者某一种功能上,你是怎么样去超越客户的预期的?

雷军:我自己原来经常用耳机打电话,我用耳机我最痛苦的是什么呢?每次掏出耳机的时候,那个耳机线都缠在一起,这个一团乱麻,你要清理都得清理个几分钟,接电话的时候觉得特别的尴尬。后来我就在想,我们有什么方法让他不打结?

杨澜:嗯。

雷军:后来我们改用了那种高档耳机用的尼龙线,尼龙线是不容易打结的。但是你今天去看,市场上绝大部分耳机,还是打结的。

杨澜:为什么呢?

雷军:我觉得今天,我们这个社会缺少的是,每个人精益求精,对每件事高标准严要求。

杨澜:嗯!

雷军:其实你要求高一点点,你就会做得好很多!

杨澜:在这个市场上,从来不缺少主意,也不缺少好的人才,但是要在一个最短的时间内,能够把成熟的产品放到这个消费市场当中,这个速度却是有天壤之别。为了这个快,你下了一些怎么样的功夫?

雷军:如果按以前的软工程的管理来说,三个月已经快得不得了了,一般我们以前干个产品都得三年时间,那现在怎么把它变成一星期呢?最最重要的是,把这个管理的授权,下沉。这下沉以后,怎么再控制质量和品质,而且出了错以后怎么解决问题,这是里面的难点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基本我们都解决了。所以我觉得,你要想让它快起来的话,其实单纯让它快是快不了的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你一定要有不少的创新和变化,能从结构流程上面快起来。

杨澜:其实刚才像你说的,这种敏锐度,包括这种前进的速度,就好像一个人在跑这个短跑,在跑百米一样,所以有些人就会问,以这种跑百米的这种速度,怎么样去跑一个长跑?因为这个毕竟是一个不断持续的一种竞争的过程。你在心理上做了什么样的准备?你的团队做了一些什么样的准备?

雷军:互联网公司,就是用百米的方式来跑长跑的,这就是互联网公司的制胜之道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互联网公司是一个竞争极为激烈,危机感非常强的领域,在整个行业里面,大家就是习惯了,习惯了这么做事情。这也是为什么,互联网成长速度非常快,你以为他在跑百米,他以为他在跑马拉松,每个(人的)脚对速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,反正互联网公司是以速度制胜的。不要用传统产业的速度观,来看待互联网的速度。

杨澜:是什么让你在40多岁的时候,还对速度产生这样的迷恋?有些人可能会说,做金山你也做得很成功,做天使投资你也做得很不错,这个成功率很高,到了40多岁的时候,完全可以享受一点过去的艰苦的工作所带来的一些名利,包括自己这种生活状态的一种享受。创业是很艰苦的,而且是有很大风险的。

雷军:我自己呢07年金山软件首次公开募股之后呢,我就算退休了,虽然是开玩笑,但是基本上是算退休了。退休以后,一大堆朋友拉我呢,帮他们创业,所以我就投了点钱,就莫名其妙就是成了天使投资人。休息了三年以后,我自己有一种很强的冲动,在什么地方呢,就是我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,想办一家世界级的伟大的公司,到了40岁我突然觉得,好像这个目标还没有实现,有点不甘心,所以在40岁的时候我就在想,我愿不愿意再试一下。其实就是我40岁生日那天,我决定我要去试一下,看看我到底能不能?我说至少,如果我干不成,至少我可以很骄傲的对我自己说,我努力过,我去试了。

杨澜:我试过了。

雷军:对,我不能说我自己试都没试,我就放弃了,这么想以后,你面临的巨大的压力是什么呢?你输不起。

杨澜:为什么你输不起呢?

雷军:你想,我原来的部下,原来的朋友,他们都很成功,我去创个业还弄砸了,把人钱给赔了,那多没面子啊?当时思想压力特别大。这个后来呢,我找到了一种方法,来解决我这个思想压力,就是最刚开始呢,隐姓埋名干,很多今天人家认为今天小米干成了,是因为雷军的知名度和号召力,其实我们刚开始是隐姓埋名的。

杨澜:你一开始非常不希望人家知道是雷军在干这件事儿?

雷军:那是我们小米在创办的时候很高的秘密。我们小米呢,是创办了一年半以后,雷军才站到前台来。

杨澜:看着要成了。

雷军:反正基本上要发产品了,我们基本觉得已经差不多了。其实好处是什么呢?好处是我所有的精力,都用在招聘,做产品上,心无杂念,其实我也借您这个机会,我想劝那些二次创业的人,低调一些,很多二次创业的时候呢,因为前期很成功,再创业的时候调子很高,往往调子很高摔得都很惨。

杨澜:其实也是市场的预期太高了。

雷军:对。

杨澜:也是一个对预期的管理。

雷军:我就跟他们开玩笑,我说弄砸了,我就不承认就完了呗。

杨澜:要等它真正在市场上得到检验或者是获得成功,这个中间有没有让你感到焦虑、不安甚至是不自信的时候?

雷军:三年前我开始做手机的时候呢,我觉得我面临了巨大的压力是什么呢,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能够把手机做成。

杨澜:为什么呢?

雷军:他们觉得你做了二十几年,我说我在IT行业做成了不少事情,为什么没人相信我能把手机干成?他们就觉得你以前干软件行,干互联网你行,甚至干电子商务你也行,但是你没干过手机硬件,你凭什么你行呢?然后我去找每一个供应商,反正大部分供应商都不相信我们,我们都是一趟一趟的拜访。

杨澜:遇到过一些什么极端的例子呢?

雷军:其实挺多的,比如说我刚开始做手机,我选了那个用夏普的显示屏,夏普的显示屏是最好的之一嘛,人家夏普不愿意跟你合作,很多消费者不了解,为什么夏普刚开始不愿意跟你合作?你花钱买不就行了嘛,你买贵一点不就行了嘛?其实不是的,因为手机里面的绝大部分器件都是定制的,这个屏是根据你的要求做的,所以它也有研发成本,而且它帮你做了你将来不要,它的浪费很严重。所以对这些世界顶级的供应商来说,他们寻找好的合作伙伴很重要,找错了浪费很大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我跟他们聊的时候,他们说,他们已经被中国不少新公司忽悠过了,浪费很严重,今天又来了一个忽悠的。

杨澜:又来了一个忽悠的,哈哈哈。

雷军:他们不信了。我们一遍一遍给他们介绍团队,介绍我们的模式,直到有一次,就是三年前,日本地震,当时核辐射很严重,我们去日本去他们办公室的时候,整个飞机上是没有人的。

杨澜:啊?

雷军:然后我们去他们办公室的时候,我们是他们唯一的客人,

杨澜:你亲自去的?

雷军:对。然后他们挺感动的,他们就决定了跟我们试一试,其实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我们就成了夏普在亚太区最大的客户了。就夏普的这个手机显示屏里面我们是最大客户。

杨澜:刚才说到是跟供应商之间的关系,我知道就是你在组建小米的时候,其实找人也是一个给你带来困扰的一个事情。

雷军:当时我跟林斌商量好办这个公司,林斌跟我介绍了不少他谷歌的同事,反正前十个跟我谈下来的一个都没来。

杨澜:为什么呢,人家不知道你的鼎鼎大名吗?

雷军:他们就说,你要做手机啊,他们说那你认识郭台铭吗?我说我认识郭台铭,但是郭台铭不认识我。

杨澜:哈哈哈。

雷军:那谁帮你做呢?好。他说你认识中国移动的老大吗?哎呦对不起,我说我也认识人家,人家也不认识我。你看,这个你又不懂怎么做手机,你也没办法跟运营商卖手机,那你这事儿不靠谱,反正说服大家是花了很长很长时间的。

杨澜:甚至好像不是你在面试别人,而是别人面试你一样是吗?

雷军:我觉得我有这种感觉。

杨澜:其实在互联网的应用方面,这几年我们已经看到,中国人从过去山寨、抄袭、拷贝然后到现在不断的有新的技术和应用出现,那么在未来,你是不是以为中国已经过了这样的一个槛,就是中国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所谓的创新,将会大规模的超越过去,抄袭和山寨的这样一个阶段?

雷军:国内的创新呢,从原来叫复制中国,就是整个模仿美国和发达国家的这些产品为主,现在越来越多的自我创新的东西越来越多。我觉得一方面呢,是科技的进步到了这个阶段,另外一个的话呢,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,在这个市场产生的需求,可能比别的地方要发达,要多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所以呢,最近几年,其实中国的很多公司,上市的时候,原来上市的时候,都是叫什么中国的雅虎,中国的ebay,现在不用了,比如说这个去年YY上市,它叫中国的啥,这都是我们创造的。包括小米,小米现在可能大家还说,我们跟苹果比较像,其实我们跟苹果差异还真的挺大的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我觉得越来越多的这种世界级的创新,会被大家所接受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创新的事呢,实际上就是两类事情,第一个是别人没干过的,第二个是别人干过了,没有干成的,反正这两类事都不容易干,这两类事风险都很大。

杨澜:嗯,嗯。

雷军:别人没干过的,多半这事不靠谱,还有别人干过干不成的,就更不靠谱了!

杨澜:你觉得我们国家,整个的创新环境,有哪些是不利于更多的人成为雷军的?

雷军:当然我觉得,小米还没有真正成功,包括我本人也没有真正成功,我还是一个在路上的创业者。我觉得我们所感受到的,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?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,缺少对失败的宽容。

杨澜:怎么讲呢?

雷军:比如说,其实创业是个高风险行业,就是创业失败是必然的,成功是偶然的。在这么一个高失败的领域里面,大家缺少宽容。

杨澜:什么样的例子,让你觉得大家缺少宽容?

雷军:很多很多的例子,我就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。比如说我投了个别企业最近遇到点困难,我看网上就有人写说,雷军投资不怎么样。

杨澜:您说大家是一种看笑话的心态,去看待。

雷军:对,我们某个创业企业遇到困难,不很正常吗,创业期绝大部分会死的,就雷军投的公司就算死光了,只要有一家成功了,他就是一个伟大的投资人。

杨澜:嗯。

雷军:我觉得大家的整个态度和观点就不对,我们一些企业遇到困难,我们应该帮助它,怎么去解决困难,而不是在旁边看笑话,落井下石。这种态度是非常不利于创业的。我们应该去反思就是我们整个的民族和今天的文化,都是崇拜英雄,崇拜成功者,对失败者都觉得这个人笨,这个人不行,打击别人。我认为,就是我其实喜欢投那些失败者。

杨澜:起码失败过的人。

雷军:因为我知道,绝大部分都是失败者嘛,创业百分之九十几的公司会死,其实绝大部分是失败者。所以往往这些人,他们有过经验以后再创业,他们成功概率更高,是个概率问题。

杨澜:那回想一下你大学毕业的时候,不是很快就投入了创业者的大军吗?

雷军:我当年在大学里面,跟三个高年级的同学,一起创业,每个人25%,就是4个人平分的,可能有时候想一想都挺可笑的。

杨澜:要投入多少钱呢?

雷军:刚开始大家都没钱,是我做了第一单生意,然后大家开始租的办公室,开始做的。

杨澜:投资多少呢?

雷军:反正我们第一笔,赚了一万多块钱开始干的,所以大家都没钱,就是80年代末。因为我们公司多的时候,有14个人,所以我们发不出工资的时候,我们就派一个兄弟去跟人家,那个餐厅的老板打麻将,然后赢饭菜票。

杨澜:真的?那么好!

雷军:他麻将打得真的很好。所以,。。

杨澜:那你们就在巴巴的等着人家?

雷军:对啊,你说我们发不出工资,也吃不上饭,反正我自己的观点就是说,在如此大的生存环境下,他很容易走弯路。这个干了一段时间之后,我觉得这种方法不是一个好的模式。

杨澜:像大学生一毕业,你会鼓励他们去创业吗?

雷军:不鼓励。这个原因很简单,我们的教育系统的问题,使我们的大学生,实际的动手能力远远不足,在中国真正创业成功的,绝大部分都是有经验的人创业,就是大学没毕业创业,或者大学刚毕业创业,到今天,都没有特别成功的典范。这跟美国非常不一样。

杨澜:我们教育制度没有从这个方面,去为我们的年轻人做这种准备。

雷军:因为我们整个都是考试导向的,怎么考高分,怎么考大学,高考,中考,小学升初中,全用考试来导向的,不是用动手能力和实践能力来导向的,就不是素质教育。所以我们这种,反正大家都在谈,整个非素质教育我们培养的学生是什么呢?他们还需要一点时间,提高他们的能力,如果过早的鼓励他们去创业,我觉得很容易让他们误入歧途。

杨澜:2010年的时候,你曾经说过,你做了一番非常残酷的自我解剖,你发现在你的身上,有着什么样的一个优势?又有着一些什么样的缺陷,其实对于创业者来说是需要改变的?

雷军:我觉得本质上是一条,是我们中国不乏很多既聪明又勤奋的人,又有能力的人,很多这样的人,然后这样的人有个通病就是很自信,甚至自负。

杨澜:他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干。

雷军:他不信命,他觉得他自己可以改变整个世界,对不对就想改变世界。反正我自己到了40岁的时候,我觉得光有聪明和勤奋是远远不够的,我觉得还得顺势。我认为这是我观念最大的变化,顺势而为,我觉得重要性要远远,就是把握时机,把握战略,把握时机,要远远超过了战术。因为我们原来的教育系统老在教大家战术,我们的头悬梁锥刺股就是这样一种教育,

杨澜:就只要勤奋,就行了,就天下无敌了。

雷军: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实际上不是。你做到极致了,又能怎么样?就说一头猪在风口,只要风大,台风口,它就能飞起来!

杨澜:每一个产品有它自己的周期,每一个市场也有它自身的规律。无疑,雷军和他的小米手机,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大势,与其我们去问雷军和小米,能够走多远,不如去问我们应该打造一种什么样的环境,使得更多的人成为具有创新理念的雷军,或者说有更多的企业能够打造像小米这样具有创新模式的产品。这也许才是雷军和小米手机给我们带来的真正启示。好感谢你收看本期的《杨澜访谈录》,也感谢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,罗丽芬美容集团的大力支持。我们下周见!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